杭州市律師協會主辦 《杭州律師》歡迎投稿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專業委員會
培訓信息
律師培訓
業務交流
法律文苑
下載中心
熱門文章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業務研究 > 朝花夕拾
不負生命里穿梭而過的光陰
來源:金道所 趙青航 發表時間:2019-07-15 瀏覽:5622 分享:


                                               

    《周易》有云:“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讀書閱世,養心明德。
    曾有人說,閱讀是一種依賴機緣與悟性的個人行為。的確,讀書不一定非要拔高到信念、理想、人生這樣的高度,它更應該是一種生活方式。不讀書,就像今天少喝了一杯茶,或是睡覺前忘記了刷牙,會讓人有那么一點難受。這種對閱讀的需求已經脫離了急功近利,回到了生命需要。
    只是,在現代社會,很多人都感到無暇讀書。人們真已繁忙至此嗎?若是真忙,且忙得有意義,無奈抽不出大塊時間去閱讀,不妨嘗試一下大文豪歐陽修提出的“三上”讀書法——馬上、枕上和廁上。王利明教授解讀道,歐陽修的“三上”讀書法看似不雅,但教會我們的卻是一種珍惜光陰、見縫插針的讀書方法,在今天仍然適用,即擠出點滴時間讀書,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從而達到日積月累的效果。

                                               

    法律人應讀何書?
    關于這一問題,早在80多年前的民國時期,杰出的法學教育家孫曉樓博士就表達過:“我們研究法律的學生,至少于法律學以外的各種科學,都有些相當的涉獵,其中比較最重要的,要推經濟學、心理學、論理學哲學、歷史學、生物學、人類學、倫理學、社會學、政治學等幾門;我的所以名之為基本科目,因為這幾種科目,應當在未進法律學校之前修習,學生沒有修習以上的幾種課程,那么將來進了法律學校后,一定不配研究種種關于以上各課所發生的法律問題,便不配在現代做一個完善的法律學生。”自嘆,慚愧有余,勤奮不足。
    當然,還有不少人認為通過互聯網、微信、微博等渠道也可獲得即時所需的知識,無須再以“展卷閱讀”這種儀式化的方式求知。其實,這些以網絡盛載的碎片化知識是不成體系的,是斷斷續續的,它們無法持續地傳遞深刻、縝密的法律思想。孟德斯鳩的《論法的精神》、拉倫茨的《法學方法論》、卡多佐的《司法過程的性質》、蘇力的《法治及其本土資源》等法學經典,只有以白底黑字的書籍這種莊重的形式展現,方能捧卷以細細品讀,親觸人類法律思想的脈搏。

                                               

    與大家分享幾段讀書的體味與經歷。
    讀書,得以深化自己的覺悟。去年最后幾天,我閱讀了孫笑俠教授的新著《法門穿行》,書里有句話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高貴的靈魂處理凡俗的法務”。這句話包括了法學世俗與超然的雙重屬性,也涵蓋了法學教育中職業技能與職業倫理的雙重要求。我們法律人在做人與做事上,要有所分離,有所對照。每天處理凡俗法務的法官和律師之所以沒有成為凡俗、庸俗之人,就是因為他在用高貴的靈魂處理凡俗的法務。這種“高貴”是靠法律人的職業倫理來奠定的,也靠職業道德規范來約束的。所以,法律人要堅持那些必須堅持的東西,才能保持自己的品格。比如,無愧于心的良知、天下為公的責任、 剛正不阿的氣節、堅忍不拔的意志、開闊包容的心胸、謙遜質樸的為人、榮辱不驚的態度。
    讀書,可以梳理作者的思想。最近在學習張文顯教授的系列論著,看到張老師于1984年在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訪學期間寫的一篇小文《美國:訴訟社會》,給我的啟發很大。何謂“訴訟社會”?它的表現是:人人都在告狀,到處都有官司,訴訟就像“流行病”一樣到處蔓延。張老師繼續介紹美國的情況,為我們解讀美國律師界。美國雖然是個“訴訟社會”,但普通人卻不知道怎樣才能勝訴,甚至不知道怎樣訴訟。美國法律的特點或是極其繁雜瑣碎,或是模棱兩可,可作多種解釋。前一特點使人們必須到浩如煙海的法條和判例中去尋找最適用于自己的法條或判例。這要求人們非常熟悉法律文獻。后一特點使人們必須去琢磨法律的實際含義,從多重意義中作出合理選擇。這要求人們了解立法背景、法與法、法與政策的關系,還要會進行法律推理,懂得法律原理和法律哲學。而普通人是很難達到這些要求的。于是,人們不得不付出極高的費用聘請律師去打官司。這就形 成了“There’s more to lawyers than to law”(美國律師協會 ABA Journal 的封面題詞)的局面。與這種局面相適應,美國存在著一個以訴訟為職業的有近百萬人的社會階層——律師界。30年后,張老師又作《現代性與后現代性之間的中國法院——訴訟社會的中國法院》一文。因為,此時的中國社會超乎人們預想地提前進入了“訴訟社會”。
    讀書,便有了與書的緣分。例如,2009年剛進大學時,我就聽說了大名鼎鼎的賀衛方教授和他的《法邊馀墨》。那時,他是敏感人物,這是本敏感的書。學了兩三年法律后,見到賀老師,歲月在他的發痕上留下了足跡。當時,他依然“被敏感”,而我早已從班主任家里借出《法邊馀墨》,是第一版。為了長久地“占有”這本書,在一個昏暗的傍晚,復印店里,我一頁頁地復印,帶回寢室通宵讀。大學畢業旅游時,我又帶上這本厚厚的復印版,縱然裝訂得簡陋,但不影響我在高鐵上再次盡情地讀著。后來去了香港讀書,常在各大圖書館里邂逅他的書。一日他來香港中文大學舉辦講座,大家熱議《法邊馀墨》,還有學生找他在書上簽名——書已是又黃又舊。不久后,我購得《法邊馀墨》的最新版,觸摸厚重的深灰色封面的那一刻,深感,時光易逝,經典永載。
    讀書,還能獲得日常難以尋覓的感悟。十年前讀吳曉波的《激蕩三十年》,書中描繪的企業史的跌宕起伏與企業家命運的反復無常,愈發讓我意識到個人相比于他所屬時代的渺小,但奮進拼搏后,便可無愧于自己。如此,這本書給了我一個信念:若有恒心,便仍可改變自己,有機會創造一個屬于自己的時代。日后,在讀他的“大敗局”系列時,這般體悟與感受更加鮮明與強烈。讀余華的《我們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濃重的現實感——僅看標題——撲面而來。“區域之間的不平衡,經濟發展的不平衡,個人生活的不平衡,最后連夢想都不平衡了”這幾個字,赫然印在書的封面上。封面的上方,是高樓林立;封下方,是破矮低舊。那么,當社會面目全非,當夢想失去平衡,我們還能認識自己嗎?
    可見,讀書是世上最公平的事之一了,人人皆可讀,沒人會攔,也沒有任何門檻。

                                               

    不久前,我關注了“書與遠方”這個話題。友人說,書是人類積累下來的、大量的、成文的知識成果,它可以是小說,可以是戲劇,可以是任何你青睞的、由衷的,并點亮自己的文本。而所謂的遠方,它其實象征著不是走出去,而是一種成長。
    是的,如果把書看成劃水的漿,把遠方看作成長的彼岸,你才會往那個想要的方向越來越近,并在最后抵達彼岸的時候,回過頭,與周圍所有的伙伴說一句:我從來沒有辜負任何一天從我生命里穿梭而過的光陰。

[ 下載本頁  |  打印  |  關閉 ]  
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編委會 | 工作信箱 | 管理登錄
杭州律師網 Copyright (c) 2007 - 2021 版權所有 浙ICP備14042401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4171號
主辦單位:杭州市律師協會        技術支持:創搏網絡
必威体育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