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律師協會主辦 《杭州律師》歡迎投稿設為首頁|加入收藏|聯系我們
專業委員會
培訓信息
律師培訓
業務交流
法律文苑
下載中心
熱門文章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業務研究 > 法律文苑
關于律師服務收費異常現象的幾點思考
來源:沈田豐 發表時間:2020-06-12 瀏覽:3962 分享:


 
    近年來,隨著國家法治建設的加強,社會總體法律意識的提升,律師行業得以迅速發展,律師執業機構與執業人數不斷增加,隨之而來的律師行業的市場競爭也日趨激烈。

    最近了解到,律師們反映比較多的涉及律師收費的問題有兩個方面:

   
一是律師行業內部出現了低價競爭,甚至出現了0元律師費報價的現象;
   
二是有法律服務的需求方,為了獲得質優價廉的律師服務,采用招標的方式,召集多家執業機構進行競爭性報價,以最低價或底價中標的方式選擇服務提供者,更有大型單位利用其地位、行業等優勢,要求律師以明顯低于市場價格的方式提供服務。

    上述現象的產生,無疑是對律師行業發展生態環境的一種沖擊,對律師行業的發展軌跡以及原有的規則產生重大影響。如何認識這種現象?

    律師是一個在法治隊伍中具有市場化特征的獨特隊伍。市場性要求律師的收費應該是一種具有市場化競爭特征的服務性收費。
    律師收費的高低由成本決定,律師成本由三個部分組成,一是有形成本,即房租、員工薪酬、稅收、業務研究推廣成本、業務開展成本等;二是無形成本,律師培養所需要的時間及經驗累積成本,維持律師社會形象所需要的成本;三是機會成本,律師的工作是一種創造性的智力活動,即使是在如今的信息化時代,人工智能尚無法替代真正核心的律師法律服務,從這個角度講,律師的工作仍是一種人力密集型工作,必須依賴于專業人員的親自勞作,律師的成本就應包括犧牲其他工作、休閑、學習、家庭生活等機會的成本。
    律師作為一個專業性服務行業,其無形成本非常高,缺少原材料等可扣除的有形成本。由于律師的成本大量體現于無形成本,因此,律師收費的毛利率必須是遠高于生產性企業的毛利率,才能有效維持其服務能力水平與服務質量。高毛利率是律師行業的一個基本特征,也是維持這個行業持續發展的基本立足點。
    近期律師業內爭議較多的情況是,一些機構與企業在需要律師服務時,就一定金額以上的服務要求采用招標方式,且大多以低價中標,或者低價因素作為綜合評判的重要標準,導致律師采用低價競爭方式甚至以明顯低于必要成本的方式承攬業務。

    對于這種現象,我們收集到會員們有如下三點訴求:

    1.由律師行業采取集體行動抵制以低價中標方式確定法律業務提供者的招標行為。
    2.對明顯低于市場價格投標的律師事務所進行整頓或給予行業處分。
    3.以律師行業名義制定一個律師行業的最低收費標準,制止律師行業的低收費情況。
    相信上述的三種方法可以立竿見影地解決目前存在的問題,但,這些是否有利于律師行業的長期發展?能否根本性地解決問題關鍵?還有待推敲和驗證。

    為什么會出現前述律師行業的價格亂象?

   
我們認為,一是律師行業收費曾經長期受到政府計劃價與指導價標準的規范,近年來才開始完全由市場定價,律師收費的市場化特征越來越明顯。二是律師行業不再是一個供應短缺的行業,律師的人數增長已達到了一個空前的高度,而律師業務則主要集中在同類業務上,差異化不多,導致律師業務在局部領域里競爭激烈。這就產生了一些地位優勢與市場優勢明顯的法律服務需求者,利用其優勢要求律師以相對低的價格提供服務。而律師服務市場的新進入者,或者特定業務領域的新進入者,在面臨生存壓力與新業務發展的雙重驅動下,要進入缺乏競爭優勢的領域,只能低價收費,甚至貼錢,這成為他們強行進入已有市場的重要砝碼。我們注意到,低價競爭的反對者,主要是來自于在律師行業內已經取得了競爭優勢的群體。毫無疑問,一味的低價競爭,不僅會有損律師行業形象,更可能會影響律師行業的生態,和律師行業的健康發展。
    以律師行業名義制定最低收費標準,制止律師低價收費行為,這有可能涉及違反《反壟斷法》第十一條、第十六條的規定,及《反壟斷法》第四十六條的規定“行業協會違反本法規定,組織本行業的經營者達成壟斷協議的,反壟斷執法機構可以處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社會團體登記管理機關可以依法撤銷登記。”作為以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為使命的律師協會,通過制定行業最低收費標準的方法來制止低價收費,這無疑于是一種殺雞取卵、自絕后路的行為。
   
    以行業處分的方式來制止低價競爭的行為是否合適?

   
律師協會是一個自律性的行業,處分違規的會員是行業協會的權利,但我們注意到,律師行業的新進入者面臨著生存的壓力,在經驗、能力不足的情況下,低價可能是他們惟一的競爭優勢。他們需要業務來累積經驗,他們需要業務來維持生計,他們需要業績來為后續的業務打下基礎并參與真正具有內在實力的競爭。在我國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中并沒有把低價列為不正當競爭的行為。我們那些已經在市場中占有優勢的群體需要用這種方式來阻止行業新進入者的成長嗎?對于那些業務流程已經成熟且風險較小的業務,是否可以讓年輕的律師們去積累他們的業績?不給青年律師成長機會,我們還能奢談青年律師是我們行業的未來希望嗎?
    以律師行業的力量,來抵制以低價中標的招標者,或許會收到一定的成效,但這也是一種市場中自損的行為,而且最終可能是惡化律師行業與其他行業的關系。律師可能因此與客戶形成一種對立的現象,而律師是以維護當事人合法利益為工作出發點的,這樣的結果也是有悖于律師行業自身的價值取向。

    綜上所述,我們的立場是:

    1.正視市場競爭,引導合理的市場競爭行為。律師行業真正走向充分競爭才區區幾年。我們曾經習慣了的在國家指導價有限市場環境里競爭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律師服務供應不足的情況在律師業務比較發達的中心城市也已經結束了。律師與行業協會要熟悉與習慣市場競爭帶來的壓力,這是一個轉變的過程。這種轉變不會是和風細雨,而是會有劇烈的陣痛,許多新規則的產生,競爭局面的改變一定會帶來嚴酷的沖擊。總體而言,律師這個行業,需要一定的競爭,但過度的競爭與過度的商業化,也會扭曲律師的職業特征,敗壞律師的職業道德,動搖律師行業這個作為民間理性力量的形象。但是沒有競爭,也會使得律師行業死水一潭,不思進取,不改善律師的服務水準,也同樣會有損于律師行業的發展與進取。作為律師,需要時刻牢記自身的職業使命,不排斥市場,主動地利用市場力量來推動律師行業的良性發展。律師與律師協會必須自覺地認識到律師行業的崇高價值,對于社會的重要性,以及如何自覺珍惜并共同維護行業形象。

    2.我們需要讓社會明白律師是一個特殊的提供法律服務的行業。這是需要長期積累的高成本的嚴謹的知識服務業,是一項關系財產利益歸屬,社會家庭和諧幸福,關乎人身自由與社會保障的工作,而并非玩弄字眼,信口開河的一項形式上或程序上的簡單工作。對于當事人來講,律師服務是一項比較昂貴的服務,以低價中標的方法是難以獲得真正有價值的法律服務。合理的價格才能有真實的有價值的法律服務。我們倡議,社會法律服務的需求者,應拋棄以低價中標的落后思維,而應在綜合評價的基礎上,以平均價偏上價格作為確定律師服務費用的價格。 

    3.律師的服務是一種個性化的服務;每一個律師的服務內容與方法千差萬別;每一個案件都是特定的,難以用唯一的標準來量化律師工作。所以,用傳統的方法對律師的服務進行評價是比較困難的,不同律師的觀點或工作內容,可能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結果也可能是有很大差異;不同的律師工作在成本結果方面的差異,也難以用統一的標準來衡量。真正的高水平的律師服務是一種讓客戶用低成本獲得高收益的結果,而這種高收益與低成本的結果差額中,恰恰是客戶需要支付給高水平律師的超過其他服務者的收費的部分。高水平的服務應當獲得高于普通水平的收費,這才是客戶與律師行業都希望看到的結果。我們建議,各個律師事務所根據市場需求自行制訂收費標準,同時每年根據市場的情況,和服務的能力,適當地調整收費標準。

    4.以往律師收費是很多情況下,是根據經辦的案件類型與特點,按標的額的一定比例來進行收費。這并不能反映律師行業的服務特征,因為律師服務不僅不同案件之間有很大的差異,而且不同的律師之間提供服務的方式與內容上也有很大的差異,更何況不同的案件類型,實在難以用一個標準來衡量收費。按標的額的一定比例來收取律師費用,這種收費方法是基于標的額的大小與案件的難易程度呈正比例關系,但事實證明,這種正比例關系是不精確或不準確的。在法律服務中,標的額小的案件,有時候反而是存在著非常復雜的法律關系。而且,如果按標的額的比例收費,是無法區分經辦律師的不同層次與不同水平的,使得不同水平,不同層次的律師都趨向于辦理標的額大的案件。這樣的結果,導致律師們在同一層面上競爭,就不利于律師的差異化競爭。為了避免律師間同質化與同層面的競爭,鼓勵律師收費的差異化,我們強烈建議律師行業考慮,對于律師收費應該采用分級別的計時收費方式,也就是根據律師水平、經驗、能力的不同確定不同的計時收費標準。因為律師的服務難易程度,主要反映在律師的工作層級與工作時間上。通過分級計時收費,使得不同層級的律師,可以用不同的收費標準,使得案情相對簡單的案件分流向收費較低的初級律師,而將復雜艱深對當事人至關重要的案件,流向水平高、經驗豐富、而收費相對較高的資深律師,避免資深律師與初級律師在同一類案件,同一層面上進行激烈競爭,擠壓初級律師的生存空間,降低資深律師的收費水平。對于客戶而言,由于資深律師經驗豐富,可能工作時間也會相應減少,從而使得同一案件中律師的總費用,不見得會比低級別的律師高出太多。

    5.目前按標的額的一定比例收費,或按勝訴結果收費,一方面鼓勵了律師的功利化傾向,同時也容易導致律師為了案件的勝訴而不顧律師的職業道德,提供偽證,夸大宣傳,行賄司法人員等不良現象的發生。如果律師收費不直接與訴訟標的或勝訴結果相關聯,則可以引導律師更多地關注服務的內容與質量。有利于提升律師的職業形象與社會地位。我們建議律師行業應當以分級計時為主要收費方法,按標的額或勝訴結果的一定比例收費作為一種補充的收費模式。
    有人會問,如果按級別計時收費,會導致客戶對律師工作成本的無法預計,也會使得部分無良律師故意拖延工作時間,以獲取更多的律師收費,或者律師無用的工作反而耗費了客戶的成本。要解決這個問題,一方面需要律師協會制定詳細的計費工作時間標準,讓客戶能知道費用的預計以及可能存在的風險;另一方面,律師的所有工作記錄都必須是經客戶確認后才能作為向客戶主張律師費用的合理依據。通過這二個方面工作,相信律師的計時收費的推廣是可以被客戶所接受的。
    律師工作復雜多樣,但都可以用時間來量化,如同在商品社會里,一切有價值的東西最后都會用貨幣來計量一樣。有了一個統一度量標準,再復雜的事項都可以相對準確地被計量了。

    6.律師協會要關注律師行業的低價競爭問題,因為,這是一個關乎律師行業發展的大事。對于明顯不合理的低收費,律師協會有責任向相關律師事務所問詢,律師事務所如何在低價的情況下保證向客戶提供符合預期的律師服務?律師的低價收費行為是否屬于一種不正當的對服務對象的一種誤導行為?對于律師提供的法律服務明顯不符合質量要求,以及律師事務所明顯誤導服務對象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律師協會是可以進行必要的查處與紀律懲戒。

    7.對于收費的標準,應該由律師事務所制定并向律師協會進行備案,以便律師事務所識別自己的收費行為是否屬于不正常的收費行為?同時,律師協會也可以據此了解行業的收費情況與趨勢,以便平衡律師行業發展與社會公眾利益在律師收費上的關系。對于分級計時的收費方式,律師協會需要制定一定的分級,計費的方法與準則,增強公眾對律師分級計費方法的理解與信任,消除社會公眾對律師計時收費的恐懼心理,形成分級計時收費的友好環境與生態。


 

[ 下載本頁  |  打印  |  關閉 ]  
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編委會 | 工作信箱 | 管理登錄
杭州律師網 Copyright (c) 2007 - 2021 版權所有 浙ICP備14042401號-1  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4171號
主辦單位:杭州市律師協會        技術支持:創搏網絡
必威体育平台